暴露农产品卫生安全管理多重漏洞,协会呼吁修

2019-09-04 21:44栏目:三农致富
TAG: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和适应水产品对外出口的需要,福建省水产饲料协会、福建省鳗业协会于近日呈请国家主管部门,呼吁尽快安排修订养殖鳗鱼系列标准。 今年4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法》。该法第二章就农产品质量安全的有关标准,规定了四项条款,具体明确了农产品质量安全标准体系的制定、实施和修订的各项要求。 鉴于《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将于2006年11月1日起施行。但现行的一些养殖标准、饲料标准、技术规范、技术要求已使用多年,随着时间推移和技术进步,存在着一些亟需修改的内容。如当初制定鳗鲡标准系列时,主要借鉴国外“高投入、高产出”的集约式养殖模式,所制定的标准突出“高密度投苗、高频率的水体消毒和高频率的换水”;饲料加工上也突出了“高动物蛋白”的要求。生产经验表明,这种养殖模式是导致病害的一大诱因。由于高密度放养和饲料标准设定了蛋白质含量的“最低限”,而不是国外通常的“最高限”,造成了蛋白资源严重浪费和水体富营养化,逼使养殖过程频繁用药。这种状况不但降低了鳗鱼的免疫能力,又不可避免地带来药残问题,产生了与国际市场对食品的安全要求的差距。为根本解决这些问题,必须修订原定的标准,改变现行的养殖模式,以此推动健康养殖的普遍开展。 福建省水产饲料协会、福建省鳗业协会分析了现有标准与国际贸易不相适应的内容,提出了具体的修订意见和工作建议。 编辑:秦能

——福建“鳗鱼危机”透视 据新华社信息福州9月17日电(记者吴亮)2003年7月,日本以我国鳗鱼“恩诺沙星”超标为由,全面执行“命令检查”,致使我国烤鳗对日出口一度停止。福建鳗鱼产量占我国总产的70%左右,占全球总产约60%,主要出口日本。面对“鳗鱼危机”,福建省紧急启动应对方案,目前鳗鱼对日出口恢复良好。但专家认为,这场危机折射出我国农产品生产和安全管理方面的多重漏洞,亟待引起有关部门重视。 福建益丰鳗业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庄本强是福建省最早从事烤鳗出口的专家之一。据他介绍,日本近年来对我国鳗产品进口不断提高检测门槛。早在1989年,日本就借口烤鳗噁喹酸超标抬高进口门槛。2002年3月份日本厚生省对来自我国的动物源性食品批批检测氯霉素、磺胺类等11种药物残留物质,此后不久日本几乎所有媒体开始大肆渲染我国出口烤鳗中重金属汞严重超标,宣传“吃中国鳗鱼等于吃水银”,日方对我国烤鳗采取更加苛刻的检测措施。根据日本去年新出台的《食品安全法》,对多次检出不合格进口食品的地区将全面禁止进口。 庄本强认为,日本技术壁垒越来越严格的背后,一方面是日本保护本国产业的需要,技术壁垒已成为国际贸易战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另一方面也暴露出我国农产品和动物源性产品在卫生安全管理方面的多重漏洞。 导致鳗鱼药残超标的主要原因是养殖过程中使用渔药、饲料不规范。福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一次全省普查发现,市场上销售的饲料有相当一部分含有抗生素,渔药大都只标注商品名,没有标明具体成份、使用限量和使用期。甚至一些国家明令禁止使用的药物用磺胺类、硝基呋喃类、氯霉素还在使用。长乐荣美水产养殖有限公司这家鳗鱼场不久前因使用含高浓度的恩诺沙星药物,导致鳗鱼药残严重超标,使130吨鳗鱼难以出口,造成直接经济损失600多万元,而其原因竟是北京一家企业生产的“克瘟灵”说明书中根本没有标明含有恩诺沙星成份。福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助理巡视员倪明昆说,这种情况仍然十分常见,农业、渔业等职能部门没有尽到他们源头监管的职责。 其次,我国标准化体系建设严重滞后于发达国家。据福建检验检疫部门的同志介绍,近几年来,国外多次从我国出口动植物源性食品中查出农药、兽药及重金属超标,其中许多项目是我国标准中没有规定的,或国内还没有相应的检测方法。我国现有标准约2万项,而采用国际标准的不到50%。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一些标准严重滞后,一些标准已不能适应现代食品加工业的发展的外贸出口需要。如目前我国虽然已制定了无公害食品标准《渔用药物使用准则》,但其中推荐使用的药物中就含有美国等进口国禁止使用的呋喃唑酮、磺胺类;其中禁止使用的药物品种也与美国、日本等相差很大。 第三,鳗鱼养殖方式散、乱、小的状况与规模化出口产生矛盾,给源头治理增加了许多难度。在“鳗鱼危机”前,这种情况表现得尤其突出,据福建省渔业部门提供的数字,福建省有大大小小的养鳗场1200多家。在福清、长乐两市,养鳗场大都地处偏僻,养殖环境不良,养殖方式也很不规范,这给监管带来很大难度。此外,烤鳗场大都是通过中间鳗贩收购鳗鱼进行加工出口,鳗贩收购的鳗鱼来源复杂,即使被检出药残不合格,也难以追溯到源头。目前经过备案制度等治理措施,福建鳗鱼养殖的这种状况得到了很大改观,500多家经备案符合要求的养鳗场具备了出口资格,但福建省农业部门的同志认为,其他农产品的生产存在和鳗鱼养殖同样的矛盾,严重制约了产品出口。 第四,职能部门各管一段,“多个部门管不好一条鱼”的尴尬仍然存在。仍以鳗鱼为例,从养殖到加工的整个产业链中,涉及到的职能部门就包括农业、海洋与渔业、经贸委、工商、质监、外经、供销社、检验检疫等,但各个部门难以各司其职真正形成合力。目前我国在渔药的法律法规、使用和控制方面仍然缺乏一个统一的体系,致使渔药市场难以治理。据了解,尽管经历了几轮的治理,但目前福清市仍然有100多家大大小小的渔药店,一些不合格药品仍然可以在市场上买到。 面对“鳗鱼危机”,福建出入境检验检疫等部门启动“源头监管”方案,探索政府、企业、鳗农各司其职的出口食品安全保障机制。专家分析这一典型案例时认为,应对国外的农产品进口技术壁垒,当务之急就是探索建立新型出口农产品的检验检疫新型模式和机制,切实保障农产品卫生安全。 福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王志民介绍,目前出口农产品遭遇技术壁垒具有几个鲜明特点:一是限制项目多而苛刻。如日本对农产品的农兽药残检测项目繁多,其中水产品20项,茶叶108项,蔬菜43项;欧盟限用320多种农药;二是形式日益增多。包括安全、卫生、包装标识、信息技术、环境、社会、绿色、职业安全、防恐等多种形式;三是隐蔽性强。如日、韩等国媒体不断炒作我动植食产品有毒有害,引起消费者恐购中国农产品。一些国外行业协会也纷纷设置隐性壁垒,如日本乌龙茶进口商协会针对福建乌龙茶进行多达70项农残检测,日本鳗输入组织对我国烤鳗企业实施其自行组织的认证;四是制裁越来越严厉。 王志民认为,应对技术壁垒对我国产品出口是一场硬仗,农产品由于其生产过程中分散化的特点,卫生安全监管更有难度。但促进农产品出口是解决“三农”问题的一个重要环节,因此应对技术壁垒的这场硬仗一定要打好。 业内人士认为,建立新型的农产品出口安全机制应对“鳗鱼危机”,应以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为龙头,与福建省有关部门紧密配合,形成鳗鱼从养殖到加工的全过程质量监管体系和机制,在三个层面同时推进: 一、建立起鳗鱼养殖、加工及饲料、渔药等的市场准入和备案制度,抬高整个产业链条的质量“门槛”,建立和完善执法检查体系。 鳗鱼出现药残超标的一个主要原因,是饲料、渔药鱼龙混杂,而且对饲料和渔药的管理也存在许多漏洞。福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与福建省农业厅合作,联合开展鳗鱼用饲料生产企业的考核备案,目前符合标准要求的饲料生产备案企业41家,推荐给养鳗场使用。对渔药的管理同样采取推荐制度,福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与福建省海洋与渔业局联合下发《关于实行鳗鱼养殖安全用药行业标准推荐制度的通知》,按照进口国的标准来规范和指导养鳗场用药。 福建省原来共有1200多家养鳗场和数十家的烤鳗厂,生产条件参差不齐,很难进行规范化管理。针对这一情况,福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去年7月份出台“出口加工用鳗鱼产品检验检疫监管规定”,对养鳗场和烤鳗厂进行备案制度,只有达到生产标准要求的企业才能在国家质检总局备案并送日本备案,目前备案养鳗场538家。在此基础上,福建省对养鳗场推出“供货证明制度”,只有检验检疫等部门开具合格证明的鳗鱼才准许出口。此外,福建检验检疫部门还向养鳗场发放“监管手册”,向养鳗场提供全套生产、检验标准并定期进行现场抽样检验。 二、建立起“政府监管烤鳗厂、烤鳗厂对质量负责”的市场化监管机制。烤鳗厂一般规模较大,容易监管,由烤鳗厂通过市场化机制对养鳗场进行质量管理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检验检疫部门对质量控制好的烤鳗企业备案并向日本推荐,在日本获得备案的烤鳗企业才可以恢复出口,因此当地企业都普遍具有较高的质量意识。据了解,目前福建已有19家烤鳗企业(不含厦门)获得备案并恢复出口。 三、依托鳗业协会建立自我管理网络。长乐市84家养鳗场在鳗业协会的组织上分成3个自我管理“片区”,由11个理事牵头对区内养鳗场进行自我监督和管理。长乐市鳗业协会秘书长王平雄表示,如果一家养鳗场出了质量问题,可能影响到整个地区的养鳗业,大家对协会组织的监管都很认可。 福建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的同志介绍,由于实行了一整套从源头开始的监管新机制,现在对每一箱出口鳗鱼,都可以查出是哪一家养鳗场的哪一口池子养殖的,用的是哪家企业生产的饲料、哪家企业生产的渔药。一旦出现质量问题,可以直接追溯到源头。 实行了新的鳗鱼出口卫生安全监管机制后,日本“鳗鱼危机”在福建变成了新的转机。据了解,从2003年11月恢复对日出口到目前,福建省出口到日本的鳗鱼已超过2万吨。由于质量提高,活鳗出口价格从恢复出口之初的每吨3万元升到目前的每吨6万元,最高时每吨6.8万元;烤鳗出口价格也从去年平均每吨7500美元上升到每吨1.6万美元。鳗农和烤鳗企业在效益得到显著提高的同时,一些上规模、上档次的生产企业也获得了快速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由特马王中王一码一肖发布于三农致富,转载请注明出处:暴露农产品卫生安全管理多重漏洞,协会呼吁修